快捷搜索:  as

两个战场的高考

    李小奔(左)在四川自贡市采访门生家长。(作者供图)

    李小奔,原名李兴艳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签约作家,鲁迅文学院高档研修班学员,十堰市郧阳区作家协会主席。著有长篇纪实文学《为了干渴的北方》《大年夜河飞鸿》,散文集《本旨·极简至美的韶光》等。

-------------

    久哥:

    妈妈昨天停止四川自贡的采访,本日从成都到呼伦贝尔。这几天马不绝蹄,天天的采访都排到很晚,无意偶尔一场以一对多的采访下来,右手的手指良久都伸不直。然则想想我的久儿这段光阴更费力吧。虽然妈妈看不到,然则可以想象。这是上半部分采访的着末一站,真盼望快点完成采访,回去陪你。

    你是那么温暖灵澈的一个孩子,正如你所说,妈妈在以和你同样的拼搏要领陪伴你。我信托我们心灵的气息是相通的,我们一路加油!在不合的现场,但以同样奋进的姿态勇敢战争……

    妈妈

    2019年5月30日

    今年久哥(作者儿子,编者注)高考,而按照一个写作项目的签约要求,我得5月份完成上半部分的采访。在我很纠结的时刻,已比我超过跨过许多的久哥,很须眉汉地拍拍我的肩膀说:

    去采访吧!你在家着实也帮不了我什么呀,你出去采访,着实是在以别的一种形式陪我战争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从5月5日启程,到6月3日返程。近一个月的光阴,我辗转全国各地采访,只要有光阴,就给久哥写封信。每次或三两百字,或几十字,虽然不是纸制信件,但款式必然是很有典礼感的正式信件的样子容貌,给他发在QQ对话框里。

    每次写信时,不会问他高考筹备的若何,进修如何。我会跟他讲一下我当天的行程,在做些什么,跟他分享一些感悟或趣事。会问一下他是否兴奋,有什么好玩的工作,也会刺刺不休地吩咐他的饮食、还有老是疲塌晚睡的坏搭档。就像他天天凌晨出门时,我每天重复的一句话:路上留意安然哈。

    嘿嘿!老妈,我们本日全真模拟考试,用高一高二的考场,30小我一个考场。你昨天去采访了啊,难怪我给你发视频链接你没理我勒。

    这段光阴进修还行,我感到着实你比我累一些。哦对!翌日不吃牛排了,你看看那个送餐的饭铺师傅那儿有没有糖醋的什么肉来一份儿吧,然后帮我带个生菜,嘿嘿!哦,必然要冰冰冰冰冰可乐!一瓶就好,那个师傅每次都是送两瓶,喝不完。

    想你哦,晚上回家给你视频哦……

    他每晚回家读信,或回几句话,或和我视频,或很累很忙的时刻没有回覆。无论他回不回消息,我都信托,他能感想熏染到妈妈在陪伴他。我也能想象到,他每次看到信时心里嘿嘿笑一下的油滑小样儿。

    不能陪伴久哥高考,心里的惦记日日綦重繁重。

    经转成都时,为了第二天坐飞机方便,就住在了机场相近的一个酒店,听了一晚上飞机怒吼而过的声音。后来睡着了,就做梦,梦到久哥四五岁的样子,在奶奶家院子里玩。我从外埠回来,喊他,他正蹲在地上拿小铲子铲土,昂首冲我眯着小眼睛笑,但彷佛并不认得妈妈,也不喊我,只摘了园子里的一颗草莓递到我眼前说:你吃,你吃……    

    醒来,更加想念他。

    想起前一天去自贡市最大年夜的中学——汇东实验黉舍采访,碰到一个瘦瘦清秀的校团委布告,清秀的样子长得似乎久哥,小时刻的经历也让民心疼,便对他非分特别亲切。一个母亲想孩子的时刻,看有点相似的孩子,都邑母爱爆棚。听到谁喊妈妈,就会扭头,感觉是喊自己。

    这颗为娘的心呐!

    6月2日至3日,一起飞奔回家,上演一部活生生的“人在囧途”。原定路线是从海拉尔到北京,住一宿,凌晨转飞机回十堰。久哥高考期近,这是我最快的回家路线。

    6月2日正午,完成呼伦贝尔陈巴尔虎旗的采访,赶往海拉尔机场,下昼6:20飞机起飞,中路过停乌兰浩特,再飞北京。结果由于北京雷雨,飞机从北京又飞回,备降呼和浩特。折腾到快2点才入住机场安排的酒店。

    为了快点回家,当晚急速抉择改签到武汉的飞机。第二天12:40降低武汉白云机场,我冲下飞机,掉落臂旁人惊诧的眼光,在机场拖着行李箱一起疾走,打的,到了汉口火车站,但照样没有遇上那趟能早一点到家的动车。正沮丧时,碰到一位在火车站给大年夜巴车拉客的“白衣男”,说坐大年夜巴晚上7点能到十堰。

    那白衣男领着我在烈日下行走,我怎么都感觉我像一个被拐儿童。但怀着相信和要赶回去接久哥下晚自习的愿望,照样硬着头皮跟他一路去了。

    上车后,司机说他们是到十堰郧西县的车,不能送我到市区,只能把我放到去十堰的高速路口。车上人奉告我,碰到帮大年夜巴拉客的“二道商人”了。不要紧,只要能早点回家,统统尚好。

    高考那天凌晨送久哥到黉舍,看着久哥进校门的背影,我冲他喊:“正午想吃什么?妈妈去那个饭铺再给你端份糖醋排骨好吧。”

    久哥转头,顽皮地笑着朝我挥手说:“不,就吃你做的。你给我做一份红烧排骨和土豆丝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做的没有饭铺那位师傅做的好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感觉你做的更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啊。”我回答着,看着久哥的背影,鼻子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小城里有个饭铺有几样像干煸椒盐牛排、糖醋排骨这样的招牌菜,老板刚好是闺蜜的弟弟,人很不错。我不在家时,就请他每礼拜给久哥送些饭菜加餐。

    不停感觉本武艺艺肯定没有饭铺的师傅好。但此刻,我溘然认为,着实久哥看起来心大年夜的样子,不停鼓励我在外采访,着实心里照样盼望能吃到妈妈送的饭,照样盼望妈妈能陪在他身边的。很荣耀,在他高考前,能够提前回来陪了他几天。

    作为父母,谁不想能陪伴孩子的时刻就只管即便多陪伴呢。然则这个天下上,也还有许多由于各类缘故原由不能陪伴孩子的父母,那我们就以别的一种形式给孩子以陪伴吧。无论是哪一种形式,只要让孩子感想熏染到你的爱不停萦绕着他,从未脱离。

    着末,谢谢久哥!承蒙你不嫌弃我这样一个神经大年夜条的妈妈。你着实是一位小师长教师,妈妈看到了你的努力,你也教会了妈妈很多事理,让妈妈和你一路生长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